【紫牛頭條】小伙從撿垃圾到年入百萬,王一博肖央都搶購他的“垃圾藝術品”
2020-08-09 20:40:40

撿垃圾年入百萬、環保藝術家、蒸汽朋克……加在80后小伙吳陽德身上的標簽,讓許多人對他的生活產生了好奇。他一直堅持利用廢品做工藝品創造,曾受邀登上《天天向上》《巧手神探》等綜藝舞臺,他的作品還引發王一博、肖央等爭相收藏。近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來到他位于上海奉賢區的工作室,聽他分享垃圾變創意的逆襲人生。

撿來的蒸汽朋克世界

他正在打造老爺車參展

“陽德工作室”看起來是一處普通的修車行,門口堆著好幾輛舊摩托車。但走進店里,內有乾坤。小小一間房,兩邊的貨架、墻壁、桌子上,幾乎被各種維修工具和廢舊物品占滿,斜倚的舊滑板、一柜子的老歌舊磁帶,又透露出老板的愛好。

最吸睛的當然是店中間空地上,一輛正在改裝中的老爺車。正在吃午飯的吳陽德放下碗筷,給記者介紹,這是他拆了兩輛收藏的報廢摩托車改裝的作品,準備參展15號的淘寶造物節。成本對他來說當然是零,畢竟都來自報廢品,主要還是人工成本,但在他看來,喜歡就好,還計較什么成本呢?

吳陽德用報廢摩托車打造的老爺車

“兩輛幸福125,我很喜歡,在國內都是經典車型。”因為時間緊張,亟待發貨,他正在緊張完善細節。目前可見,兩道霸氣的車門就是手剎,啟動可以用油也可以用電,內里墊著黑色毛墊子,后備箱下面還安裝了藍牙音箱。邊說著吳陽德邊打開音樂,坐上車霸氣地開動起來,似乎下一秒就要飆出店門。他笑說,能開,但上路當然是不行的。

“15歲時,在上海看自行車,一輛摩托車轟隆經過,我當時覺得好酷啊,就想將來一定要擁有一輛。”后來真的擁有了,但買房買車時又賣掉了。吳陽德平時在店里忙活,周末會和妻子、兩個兒子在一起。“人生總是要有取舍,現在的生活,我很滿足。”

日常,吳陽德修理摩托車,會有很多摩托車配件留下來,他覺得活塞上面的劃痕很酷,于是就把他們收藏起來,慢慢架子上就越留越多。吳陽德的廢舊收藏數目龐大,摩托車大件就隨意堆在店門口,還有些放在朋友那里。他告訴記者,這間店里的東西,大多是撿來的。

吳陽德的店里堆滿了各類廢舊物品

工作室里間是他的工作臺,四周的桌子柜子上依舊堆滿各類收藏和作品。墻壁的架子上甚至有輛電動車,還有他熱愛的各種電動車牌。頭頂的燈是用鏈條做成的燈罩,可以旋轉,名為《悟》;桌上的燈還在最后打磨中,有點像飛船的感覺;還有取名為《核站》的加濕器,仿佛向置身其中的玩家們開啟了一個神秘的蒸汽朋克世界。

吳陽德還愛撿中式家具,春凳的面板沒了,他就用各類螺絲軸承焊接了一個,冰冷的鋼鐵質感跟有年份的木頭相結合,碰撞出奇怪的審美。

手機里伸出的手、赑屃儲物箱

他一直用作品思考人生

吳陽德做手作最早可以追溯到小時候用廢料給妹妹的芭比娃娃做衣服,做了十幾套。“我還給她做了小飾品盒子,背后有暗格,藏了我的私房錢,哈哈。”2004年同事過生日,他去禮品店發現有螺絲做的小人,“這個我也能做呀,就給同事做了一個,他超級喜歡。”

真正開始是有一年,他用廢舊機車配件做了一盞臺燈去參加車友會年會,結果大受歡迎。后來就經常有朋友拿來一些廢舊物,他自己也會收集一些,沒事就琢磨。“家人一開始覺得我不務正業,并不支持,我自己也沒意識到這些東西的藝術價值。現在很多都是別人定義的,我自己純粹是因為喜歡,把想表達的東西以這種形式呈現出來。藝術很高大上,我覺得我不敢高攀藝術。”

吳陽德用廢舊機車配件改造的臺燈

吳陽德的作品基本只有一件,這次為了參加造物節,他也開了網店,把作品都掛上去,但有些并不舍得賣掉。打開柜子,一件鐘表作品中,用魚線懸掛著來自世界各國的錢幣,打開柔和的燈光,搖動中錢幣觸碰出聲,他說其中包含自己對時間和金錢的思考。朋友偶爾拿過來的廢舊手機配件讓他想了好久要做什么。某一天,他刷了兩小時的手機,突然意識到,自己缺乏時間管理,同樣覺得手機也“偷”走了大家許多時間。于是,他設計了這件從手機里伸出一只黑色機械手的作品,吳陽德說這很“貴”,光這只“手”就用了20只手機,全是各種手機配件。

吳陽德用廢舊手機配件改造的“黑色機械手”作品

赑屃(bìxì)這件作品是吳陽德的得意之作,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參加綜藝《非你莫屬》時,有老板愿意花兩萬跟他買下,他沒答應。他說這件作品創意源自2019年,新聞里說全國僅存的一只雌性斑鱉死亡了,這對他沖擊很大,于是他想用一件作品來紀念這個物種。“用廢舊物做,是想激發大家保護環境的意識,海里的魚和烏龜把人類扔掉的塑料制品吃進肚子里,甚至被塑料袋勒住脖子,根本不能降解,這樣的新聞看了很難受。”龍生九子,赑屃是第六子,樣子似龜,喜歡負重,是長壽和吉祥的象征。吳陽德說:“身體部位、腿脖子都是用電動車軸承的外圈和內圈焊接起來的。它實際上是一個儲物箱,打開背上的殼,可以放零食水果。”他笑稱,設計頭部可移動,是為了方便多角度拍照。

吳陽德的得意之作《赑屃》

有點例外的是,今年他批量做了二十多件鼠年的超酷老鼠造型,頭頂臟辮,脖子戴領結,足蹬彩靴。這些老鼠都是用廢舊汽車、摩托車配件做成的,老鼠肉色的腿居然是用紙盒做的。“靴子是按照一雙我喜歡的鞋子做的,涂上油漆,沒想到還有明星問我,是不是限量版的。”

吳陽德用廢舊汽車、摩托車配件做成老鼠造型

工作室里間墻上還掛著之前參加綜藝《巧手神探》的燈牌logo,那是吳陽德用鋼絲和螺絲手作的,也曾掛在節目里。“我第一次參加《天天向上》緊張死了,這次去錄《巧手神探》,環境熟悉,就比較親切。我帶去的反傳銷主題的燈,肖央軟磨硬泡要買走,我就送給他了。”

吳陽德在《天天向上》里展示自己的作品

吳陽德在《巧手神探》上展示的反傳銷主題的燈

13歲跟著哥哥來上海撿垃圾,

15年后年收入過百萬

工作室里掛著的“阜陽路”燈牌,是住在上海的安徽人吳陽德用來寄托思鄉情緒的。“上海有許多省份的路,就是沒有安徽路,也沒有阜陽路,于是我就做了這個燈牌,找了一條沒有名字的路,給它‘命名’了,還錄了視頻。”

除了練了兩個月的吉他、偶像周杰倫的專輯,記者還意外地發現,吳陽德收集了一整箱的童年彈珠。“彈珠、小浣熊卡片,滿滿都是童年回憶,以后如果我有一間大房間,我就把它們撒在地板上,讓它們在房間里跳動。”

吳陽德來上海,是跟著哥哥來討生活的。“父親做生意失敗,涉及經濟糾紛,家里三個孩子接連輟學。13歲時,哥哥把我從學校里接出來,很傷心。那時候才上初一,因為跟著爸爸做生意,不斷轉學就面臨要不斷留級,其實我初中穩定下來,成績已經不錯了。”

這樣的年紀,沒有單位愿意冒風險收留。“幾個小朋友都在撿垃圾,我就跟他們一起。那時候我們待的地方屬于城鄉結合部,有很多建筑垃圾。我哥有350塊錢一個月,夠我們吃飯。”吳陽德還記得,最早住在碼頭上面的倉庫,條件很差,60塊錢一個月。“房梁上面鋪石棉瓦,下雨時會滴水,我們就用塑料袋接水。”

后來吳陽德在油漆桶加工廠、衣架廠都干過,15歲去了電動車廠,找到人生中第一份工作。當時電動車行業興起,天天加班,半個月拿到890元,讓他有了一夜暴富的感覺。在廠里,他學會了電動車裝配的所有工序,干到售后部經理,成為廠里骨干。2008年他辭職去了更大的電動車連鎖企業,對行業整體有了更多了解,這為他2009年自己開店創業打下基礎。

吳陽德工作時十分投入

“當時口袋里只有兩萬八,在市區連租個店面都不夠,于是來到這里。”2015年他的生意開始火爆,他擁有了四家線下店銷售電動車,還有網店賣配件,營業額過百萬,這就是媒體報道里說的“撿垃圾年入百萬”了。但后來隨著電動車行業發生變化,生意不好,他也面臨轉型問題。

吳陽德現在逐漸把自己喜歡的手作變成量產的產品。開始嘗試用卡車輪胎做成輪胎包,比如眼鏡包、鑰匙包等,不僅廢物利用,質感還很高,用久了還能包漿。他說一條卡車輪胎能做幾十個鑰匙包。最近他還在開發手工體驗課程。“吃桃子的時候,用桃核與雪糕冰棍做成了一架飛機,就把這個做成課包,讓孩子們體驗組裝的樂趣。雪糕棍這些不是撿來的,而是買來的。”吳陽德說,“其實我心底會有一點抗拒,一開始不接訂單,就怕太商業了,會限制自己。擔心自己每天為訂單而煩惱,會厭煩做手作。”

紫牛新聞記者|張楠

編輯|萬惠娟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校對|丁皓宇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七乐彩的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