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史記 | “龍城”遺址被發現?專家:尚不能下定論,須更多證據
2020-08-07 16:24:15

2020年7月18日,蒙古國國立烏蘭巴托大學宣布,匈奴“龍城”遺址終于在蒙古國中部地區被找到。發現寫有漢字“天子單于”“與天無極,千(秋)萬歲”的巨型瓦當,其中“天子單于”瓦當在蒙古國境內屬于首次發現。

“龍城”,是匈奴人的重要祭祀場所,具體地點史書上并無明確記載,但對國內歷史愛好者來說,“龍城”又是一個存在感很強的地點。“但使龍城飛將在,不叫胡馬過陰山”等詩詞,大家都耳熟能詳。

此次發現的“龍城”遺址,離幾年前發現的“三連城”遺址不遠。在發現“三連城”遺址時,考古專家也認為是“龍城”遺址。那么,如果7月發現的遺址是“龍城”遺址,“三連城”遺址又是什么?

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老師單月英是研究匈奴學的專家。帶著以上疑問,記者采訪了單老師。

    此次挖掘的所謂“龍城”遺址


記者邱樹森《兩漢匈奴單于庭、龍城今地考》一文說,匈奴有三個地方非常重要,一是單于庭,一是龍城,一是蹛林。按《漢書·匈奴傳》,這三個地方作用不同。但也有學者說,龍城與單于庭其實是一個地方。

單月英:《史記·匈奴列傳》載:“歲正月,諸長小會單于庭,祠。五月,大會蘢城,祭其先、天地、鬼神。秋,馬肥,大會蹛林,課校人畜計。”

《漢書·匈奴傳》記載與《史記·匈奴列傳》基本相同,只是把“蘢城”寫成“龍城”。

《史記》和《漢書》的記載很清楚,單于庭和龍城不是同一個地方。我個人認為,在沒有鐵證之前,還是應遵從當時的文獻記載。匈奴帝國(公元前209—公元91年)控制歐亞草原東部300年的漫長歲月里,帝國的疆域及勢力范圍不斷變化,其左地、右地的位置也處于變化之中,不斷西移。因此,龍城的位置也肯定會變化,至少,衛青到的蘢(龍)城肯定不是竇憲他們破的龍城。

記者東漢永元元年(公元89年),竇憲、耿夔前后并進,直追三千余里,“遂破龍祠,焚罽幕”,“銘功封石”。有新聞報道說,三連城和燕然山銘都在杭愛山的交通要道上,符合漢軍攻擊“龍城”后凱旋的路線。那么,三連城和此次發現的遺址,不管哪個是龍城遺址,它是否是竇憲他們破的那個龍城?

單月英:三連城和這次蒙古國考古工作者發掘的被稱作“龍城”的匈奴城址是否是龍城,我個人覺得目前尚不能下定論,還需要進一步做考古發掘和相關的研究工作,繼續尋找可靠的支撐其是龍城的證據。

至于這兩個城是否是竇憲破的那個龍城,目前就更沒有證據支撐。三連城的發掘者薩仁畢力格介紹說,三連城遺址內目前尚未發現戰火留下的痕跡。

記者三連城發掘的時候,有專家稱疑似是龍城遺址,此次發現也說是龍城遺址,據媒體報道,兩者位置很近,那么,如果此次發現的是龍城遺址,三連城是否是單于庭?但三連城發掘時,又有專家說城內沒有明顯的人類居住痕跡……所以兩處遺址關系到底為何?

單月英:三連城的考古工作已經做了不少,尤其是中蒙聯合考古隊最近幾年在三連城連續發掘,收獲很大,已經發掘的部分出了簡報。蒙古考古工作者發掘的那座被稱作“龍城”的城址的考古發掘材料還沒詳細公布,這座城址位于后杭愛省烏里吉圖蘇木,在烏蘭巴托以西470公里,在三連城東北30公里。

另外,考古調查發現,這一區域還有不少匈奴城址,據內蒙古博物院的薩仁畢力格先生(也是三連城的發掘者之一)介紹,他們在三連城西面發現有五六座匈奴城址。蒙古學者在烏里吉圖(Ulziit)蘇木匈奴城址(當地牧民稱之為都爾沃勒金,意為方形或方形土城)南大約半天路程處也發現了一座匈奴城址。前述這些城址位于鄂爾渾河與塔米爾河流域。在圖拉河流域還發現一處四城連在一起的城址。

因此,目前確定烏里吉圖蘇木匈奴城址和三連城這兩座城址的性質功用還為時尚早。這兩座城址需要更系統的發掘清理,它們的具體年代也需要研究確定。二者之間的關系目前也不好確定,因為考古工作正在進行,兩處城址都沒有大面積揭露。


    天子單于瓦當


記者這次考古還公布了最新發現的瓦當,其中一塊殘片上寫著“天子單于”,而另外一塊殘片上的文字釋讀為“天子單于與天毋極千萬歲”。此前在包頭曾發現“單于天降”“單于和親”“四夷盡服”等瓦當。

單月英:“天子單于”瓦當并不是判定其為“龍城”的鐵證。我剛才也說了,這還需要更多的證據。至于包頭漢墓出土的“單于天降”“單于和親”“四夷盡服”等瓦當,目前學界基本認同是公元前1世紀后半葉的,應當與呼韓邪單于朝漢有關。呼韓邪單于就是帶領匈奴對漢稱臣的那個單于,也是迎娶王昭君的那個單于。

記者有學者說,匈奴游牧,游牧到哪里,就在哪里建造龍城,所以龍城有很多,這種說法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么發掘龍城遺址意義是不是就沒有那么大?

單月英:我個人認為匈奴雖然是游牧政權,帝國最主要的三個地方:單于庭、龍城、蹛林的位置雖然會有變動,但應該不會隨便變動的,它們的位置會相對固定,因為匈奴帝國疆域實在遼闊,隨時變動的位置根本無法滿足召集各地王將等聚集的可能。匈奴帝國300的歷史,相信龍城不止一處。這次蒙古國考古工作者發掘的烏里吉圖蘇木匈奴城址(“龍城”)還需要更多考古發掘工作和研究尋找為其定性的證據,其具體意義目前尚不宜確定。

記者:漢時期幾次破龍城?分別為哪幾次?

單月英:我特地花了幾天工夫查了一下相關文獻,目前我只找到兩處,第一處就是公元前130年衛青至匈奴龍城,另外一處就是公元89年竇憲大軍破龍城(其實《燕然山銘》中“遂破龍詞”是真的破了,還是夸功之詞,我個人還是存疑的)。其他的戰役好像沒有明確提到龍城的。

記者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這里的龍城是在何處?

單月英:這首是唐代王昌齡《出塞》中的詩句,比較多的認為龍城飛將是指代衛青。因為衛青到過龍城。衛青到的這處龍城具體位置不詳,就當時的情況推測應該不會在漠北匈奴帝國腹心地帶。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臧磊

校對 李海慧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七乐彩的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