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蘇州“網紅景點”打卡地圖(下篇)
2020-08-07 11:32:59

本文原發吳中博物館微信公眾號,作者張雨萌,經授權轉載。

如果把唐人的詩文吟詠、流傳與唱和,當作微博與朋友圈,那么唐代蘇州的網紅景點有哪些,時人又喜歡在哪里打卡呢?

之前我們回顧了唐代蘇州景點網紅程度排名前六的景點,我們將在本文繼續探索唐代蘇州的其他網紅景點。

蘇州寒山寺的靜謐風情,20世紀30年代


No.7 楓橋及寒山寺

景點性質:當代人文景點

網紅指數:★★★  打卡指數:★★

寒山寺所在的楓橋鎮是運河邊一個繁華的貿易市鎮,商人行人過往頻繁。此處交通很是便利,打卡尤為方便,因此打卡指數較高。但楓橋與寒山寺是在張繼的《楓橋夜泊》流傳開之后,才流行起來的網紅景點,所以唐中前期專門來此打卡的人不多。

在張繼這首詩上熱搜之前,楓橋和寒山寺不溫不火,稱不上什么有名的景點。但是張繼作出了那首驚天地的名詩《楓橋夜泊》: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平凡的景色,平凡的鐘聲,平凡的時刻,平凡的心情,但是連續起來,卻成就了讀來身臨其境、讀罷令人悵惘的特別。

正因為這首詩有著如此令人動容的特別力量,它被廣為傳誦,上了微博熱搜,還被選入唐代高仲武所編《中興間氣集》,這個集子選錄肅宗至德初(約756年)到代宗大歷末(約779年)20多年間的26位詩人的詩,共百余首。可見張繼及此作已經得到了時人的推崇。

張繼作出那首《楓橋夜泊》之后,這片景物都漸漸有了熱度。不過,張繼的這首詩就像一杯醇香的茶,越品才越回味悠長。在唐時,楓橋和寒山寺的火熱程度還不及后世。宋代開始,楓橋與寒山寺明顯成了蘇州名勝,成為了游訪蘇州必須打卡的網紅景點。

柳公權《玄秘塔碑》

No.8 月華樓、長洲苑、

天平山、各類古寺

網紅指數:★★★  打卡指數:★★

除了上述七個景點頗為著名、實際打卡也較為頻繁,蘇州還有數不勝數的其他大小景點,其中不乏名氣較大的景點,比如月華樓、長洲苑、天平山(白云泉)及一些古寺廟。

月華樓,又名齊云樓,位在蘇州子城,為唐代永隆年間蘇州刺史曹恭王李明所建,白居易改稱其為“齊云樓”,因此,這是當代人文景點。唐人也愛游賞此樓,或是來此借古諷今。李商隱的《陳后宮》即稱:“茂苑城如畫,閶門瓦欲流。還依水光殿,更起月華樓。侵夜鸞開鏡。迎冬雉獻裘。從臣皆半醉,天子正無愁”,用當代的樓、過去的事,來喻現在(晚唐)的政治情勢與氛圍。對齊云樓最為熱忱的,還是白居易,不過,白居易有“王婆賣瓜,自賣自夸”的嫌疑,畢竟這樓的名字是他改的。白居易在《吳中好風景》詩中稱自己在蘇州做了兩件重要的事情,就是給月華樓改名為齊云樓、開辟了通往虎丘的河道堤路,不僅如此,他還帶著柳公權一起登樓打卡、頻頻為齊云樓作詩,并在回到洛陽后時常懷念他曾登高的齊云樓:

“江南舊游凡幾處,就中最憶吳江隈。長洲苑綠柳萬樹,齊云樓春酒一杯。”(《憶舊游(寄劉蘇州)》)

“洛下麥秋月,江南梅雨天。齊云樓上事,已上十三年。”(《和夢得夏至憶蘇州呈盧賓客》)

長洲苑具體位置存疑,但應在今江蘇蘇州市西南、太湖北,可能靠近望亭。這里也是一處頗有歷史文化底蘊的景點:在春秋時,長洲苑為吳王闔閭游獵之處。唐人也常稱蘇州為“長洲”,所以唐人記載中的“長洲”常常是說蘇州,而非長洲苑,因此也易引起混淆。

唐人對長洲苑多有懷古詩文,但長洲苑在晉代時已毀,因此景點完整度欠佳,唐時的長洲苑剩下的是“綠柳萬樹”(白居易《憶舊游(寄劉蘇州)》)、“草深那可訪”(郎士元《賦得長洲苑送李惠》)。彼時長洲苑雜草叢生、宮苑荒蕪,其可觀賞度、可懷古程度不及虎丘等地。此外,長洲苑離城區頗遠,除非送親友離開或是去蘇州時路過此地,不然專程前去耗時較久。因此,雖然長洲苑非常知名,唐人的打卡頻率稍低。

天平山是一處風光秀美的自然景點,在靈巖山附近,山上有白云泉。白居易還在山下修了天平寺,“因泉以興寺”(《吳郡圖經續記》)。白云泉有“吳中第一水”的稱號。白居易《白云泉》一詩已成名作: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無心水自閑。何必奔沖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間。”

此詩還被選入課本。因白居易的名詩,此山此泉也如同上了熱搜,更引得唐人絡繹不絕地參觀。

唐時,蘇州的很多寺院也有點名氣。比如開元寺(原來稱“通玄寺”,唐開元中更名為“開元寺”,五代時改名為“報恩寺”),此寺為三國時期孫權母吳夫人舍宅而建,唐開元年間改為“開元寺”,韋應物、薛能等人曾造訪打卡,不過開元寺的位置在唐末五代時有變動;重玄寺(重元寺),始建于南朝梁,梁武帝賜名,白居易、韋應物皆有詩文;楞伽寺,在蘇州近郊上方山,也引得白居易、許渾、張祜、陸龜蒙等人到此一游。

此外,常熟的破山寺(興福寺)、昆山的慧聚寺等,都吸引著唐人前去,比如“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常建《題破山寺后禪院》)便是說興福寺,孟郊、張祜在慧聚寺的題詩也引得宋代王安石繼作。不過總體說來,這幾處寺院在唐時的網紅程度不及前述報恩寺、虎丘寺、靈巖寺。

盤門


No.9 望亭、盤門

網紅指數:★★  打卡指數:★★

排名第九的這些景點有點特別。唐代蘇州有這么一些景點,帶有一點景觀作用,但它們多是作為交通樞紐或關卡而存在的,有點像前述閶門、楓橋,不過閶門、楓橋帶有更為深厚的歷史文化或是當代人文積淀。排名第九的這些景點位于交通樞紐處,因此有名且易于打卡,誤打誤撞地躋身網紅景點前十。類似的景點有白居易所修建的連接虎丘與閶門的山塘街、作為蘇州驛站或關卡的望亭、盤門等。

其中,望亭是一個特別的所在,也可作為這一類景點的典型。望亭在蘇州城的西北,據《吳郡圖經續記》記載,“望亭,在吳縣西境。吳先主所立,謂之御亭”,因此它帶有一點歷史故事,與三國時期有點關聯,如劉禹錫所稱“懷人吳御亭”(《和牛相公題姑蘇所寄太湖石兼寄李蘇州》)。不過,在唐代,望亭被打卡,更多是因為它是蘇州的驛站,過了望亭就相當于出了蘇州。

古時通訊與交通皆不發達,離別之后不知何時能重逢、亦不知是否會重逢。因此,唐人也頗為患得患失、又痛恨離別。痛恨離別的唐人對諸如望亭這類意象有復雜的感情。在望亭,唐人也留下了很多表達不舍的詩作,比如白居易這首《望亭驛酬別周判官》:

“何事出長洲,連宵飲不休。醒應難作別,歡漸少于愁。

燈火穿村市,笙歌上驛樓。何言五十里,已不屬蘇州。”

望亭驛送別友人、惜別姑蘇的相關詩作很多。望亭作為一處驛站、一處交通樞紐,聞見著過多唐人離別的場景、感受著過多離愁別緒,望亭也隨即成為滿載人文情懷的一處特殊的網紅景點。

與望亭相似,城門以及其他驛站也因交通的便利而常常被打卡,但是像驛站這種稱不上是什么景點的地方,唐人專程慕名而來打卡的倒是不多。

(明)文征明《桃源問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No.10 其他景點

網紅指數:★  打卡指數:★

此外,蘇州還有林林總總的小眾景點,有的需要唐人在朋友圈宣傳過后,才會有人知曉并慕名而來。

這些景點大部分是小寺觀、小園林,或許與前代歷史有關,或許與某個先人有關,但并未上升到令人普遍對某一個朝代進行懷古的程度。春申君廟是其中一例:戰國末年,春申君黃歇在此建都,唐人趙居貞于天寶年間任吳郡太守時新修春申君廟,并撰《新修春申君廟記》,修繕后的春申君廟隨即吸引了一些人來參觀。

此外,道家福地毛公壇、上真觀、作為私家園林的褚家林亭、南園、戴順宅、凌處士莊,也都算得上小有名氣,不乏網紅詩人前來打卡。

還有一處景點是自然景觀,即黿頭山,這是太湖中的一座山,在洞庭湖東麓,景象也還算別致,“一山皆青石”(《吳郡志》)“直上洞庭連青天”(《黿頭山神女歌》),山中還有神女的傳說。因其山上特別的石材、景色、傳說,韋應物、皮日休等詩人都曾來此觀賞。

以上小景點都曾吸引著著名文士打卡作詩,唐代大眾也聞名而來,一窺究竟。

盤點唐代蘇州的網紅景點可知,當時最為流行的景點多在今蘇州城的西側,也在當時蘇州城的西郊或是西側。那里曾是古吳國的范圍,多吳人舊跡。“吳國懷古”成為唐代蘇州訪游的特色。

唐人借吳國懷古的心情而來蘇州,探訪著與之關聯的每個景點。同時,由《平江圖》可知,這片區域多山多水,是自然景觀與歷史文化景觀相結合的區域。因此,來此的文人可作出令人如臨其境的美景描繪,又可將上下千年的歷史思考置于美景之中。

到了唐代后期、宋代,蘇州的熱門景點從自然美景及吳國懷古景點,轉變為唐代前人的遺址或蹤跡——白居易所修山塘街、賜名的齊云樓,張繼所吟的楓橋,乃至于各位文士不斷賦予情感的望亭,都是這樣的例子。蘇州滾滾而生新的景致,其美景美名,也隨詩文代代相傳。

幸好,唐時的一些網紅景點至今尚存,今人仍能踏尋古人足跡,尋訪、打卡這些唐時便有的景致,跟隨著唐人的詩文記載,感受唐人看到彼時景色的心境。

唐代蘇州網紅景點打卡地圖(上)

唐代蘇州網紅景點打卡地圖(中)

校對 徐珩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七乐彩的玩法介绍